只許富人投資,不准窮撚進場:監管密碼貨幣的神邏輯

區塊鏈社會學.財務自由篇

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就「加強香港打擊洗錢及恐怖分子資金籌集規管立法建議」發表諮詢總結,除了毫不意外地打算向密碼貨幣交易所發牌,另加上交易所只能向持有八百萬港元資產以上的「專業投資者」提供服務的規限。

該規限有三大荒誕之處。

一、打擊洗錢及恐怖份子資金籌集,竟然是排除窮人投資密碼貨幣,反而富人免疫,難道洗錢好像洗大餅,一塊一塊去洗;恐怖份子只由窮人支持,十元八塊眾籌力撐?

二、香港素來以開放經濟自居且自豪,諮詢文件中也號稱「香港是開放、可靠和具競爭力的投資和營商地區」,卻意識不到區塊鏈、密碼貨幣是個更加開放的生態;市民認可香港的制度才使用本地註冊的交易所,你偏要趕盡殺絕,把普羅大眾推向其他國家註冊的交易所,把正在萌芽的產業,通通推往星加坡等地

三、持有八百萬港元資產就是「專業」投資者,邏輯窮得只剩下錢。且別說八百萬可以是來自儲蓄、打工、創業、遺產、六合彩等跟投資專業毫無關係的來源,就算假定八百萬是投資所得,密碼貨幣相關知識跟傳統投資也大相逕庭,就是股神巴菲特,對區塊鏈的認識恐怕比大部分「IT 狗」都要少

邏輯窮得只剩下錢

好吧,接受「專業投資者」只是個美其名的暱稱,真正意思是「蝕得起,不需要保護的人」,不就好了?既然荒唐過方唐鏡的事日日在港上演,你或許會奇怪,我為甚麼還會在意這些「細節」。最近一件小事可以說明。

話說我近月在民間學院教授「區塊鏈社會學——財務自由篇」[1],深度分享 DeFi 去中心金融的知識。上月中課程來到一半,有同學不無感概地問,對於資產捉襟見肘的小市民,密碼貨幣投資有甚麼實質意義。言下之意,有錢人一買一賣就能賺你一生的開支,小打小鬧的交易所為何事。

但我的看法正好相反。除非你窮得月底的租金都成問題,否則只要有小量餘裕,就有條件投資密碼貨幣 [2]。我甚至會說,閒置資產越是微薄,越適合以密碼貨幣作為投資工具,因為其門檻最低。你付不起首期買物業,甚至可能買不起一手股票,但你無論如何買得起幾乎可以無限細分的密碼貨幣。以比特幣為例,最小單位 satoshi 大概不過 1 韓元,雖然交易所一般設有最低額度,但往往只是十元八塊,甚至低至一美元。而且,大部分交易所的手續費都是純粹按百分比算,不會像股票買賣般設最低手續費,搞得小買賣的交易成本佔比不合理地高。兩個因素加起來,密碼貨幣根本就是 underdog 的救星。

真正門檻不是資金而是知識

投資密碼貨幣的真正門檻不是資金,而是知識。說得玄一點,是 unlearn 的能力,尤其是對舊秩序中的「成功人士」而言。年青人沒有成功帶來的枷鎖和傳統智慧的包袱,卻有接受新事物的空間和學習新知識的能力,正好趁著老海鮮還搞不懂 [3],沒法大手入市炒到百幣騰貴的這個時間點,尋找翻盤的機會。

這是甚麼時間點?大概就如 1995 年互聯網剛起步那一點。當年, Netscape IPO,揭開互聯網翻轉世界的序幕;今年,Coinbase 剛上市,成為第一家掛牌的密碼貨幣交易所。接下來的十年廿年,新的秩序將逐步出現,誰能把握機會,就能得到主導權。說到這裡,體制規限窮人參與密碼貨幣的脈絡,就清晰多了

不過,雖然整篇文章都在批評監管當局,我卻認為最終責任畢竟在小市民自己身上,而向自己負責,正好也是密碼貨幣的核心精神之一。聽到發牌制度將要推出,在半年寬限期還沒開始,甚至正式立法的程序都還沒展開,就唯命是從的「醒目仔」,本身正是體制認為該去規限,去照顧的人。真正看懂區塊鏈,認識密碼貨幣的人,不論有沒有八百萬資產,才不會被這種小事難到而放棄

* 原刊於 2021.06.01 蘋果日報專欄 #decentralizehk